草珊瑚属

广告片单一、呆板的画面又没有将这位幽默明星的特长进行有效发挥
更新时间:2020-09-17 05:38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随着产品命名的简约化,受此感染,紧接着就是广告传播的简约,以直说产品名及功效为能事,有时甚至不惜干扰生活常识,乃至引起公愤。从早期的佳洁士牙膏利用谐音关系把品牌包装成“佳节是(……)”开始,经过田七牙膏的“一二三!田七(茄子!)”、两面针牙膏的“两面真(针)好!”,谐音广告现有的作品良莠不齐,其中不乏登峰造极者,如烟草品牌中华的“爱我中华”,以及恶俗至极的洗护品肤阴洁的“洗(喜)欢做女人”等。

  应该说这条广告并非通篇皆无可取之处,如为了强化新款草珊瑚含片的新包装,全片以绿色基调、绿色植物、绿色产品为线索,以叶脉滴下露珠形成包装上的水滴等,都很好地将产品包装秀了一把,这对新包装上市的前期造势意义重大,此举完成了影视广告的空中宣贯的使命。

  当然,做绿色概念,还在于突出本片的重要策略,那就是传导“草”的卖点。葛优拿起一根草就吃,这样的画面不能说没有冲击力,但是如此一来,很大的暗示就是吃草珊瑚含片的“人”等同于吃草。好好的一个药,为什么要还原为草呢?这是这条广告最不能让人理解之处。

  回望今天,我们会看到当初的急躁和荒唐。但随着消费者注意力的分散和市场竞争白热化的不断升级,寻找捷径已成了广告主无奈的选择。

  速度和效率是这个时代的主流追求,日常口头语的变化也可见一斑。比如打电话成了“CALL我!”、聊QQ成了“Q我!”、双方约定成了“O啦!”等等。和口头语的演进类似,品牌的简约化也渐成风尚,从旺旺的“挑逗(豆)”到蒙牛的“随变”、APPLE的“IPOD”,以最赤裸的名称标榜产品或功能,用最便捷的方法让消费者记住。

  前文已经提到,品牌简约化或广告直指功效并非不可取,而是其中有甚多门道,需要下功夫挖掘。一条蹩脚的广告可以很容易就出炉,但到处都是漏洞必然会引起消费者的反感,以至于把消费者当牛这样的歪招都用上了,不排除激起公愤,过不几天企业还得另想办法去救市。

  再者说葛优是一个不合适的草珊瑚含片产品调性的明星。草珊瑚含片味道微甜,口感柔和,气味清香,从气质上来看是有女性化倾向的,而葛优的幽默、贫嘴与产品的调性出入较大。同时,广告片单一、呆板的画面又没有将这位幽默明星的特长进行有效发挥。可以说,广告既选错了人又选错了创意。

  在快餐和洋快餐成了这个世界的主流食品之后,品牌和产品也选择了快速成名的捷径。可能在数年及数十年之后

  作为一种传统中成护嗓用药,草珊瑚含片知名度日盛,一度成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专用产品,并持续多年畅销全国市场,高居护嗓用药排行榜前列。品牌管理者居安思危,为杜绝草珊瑚含片品牌老化,提早进行传播升级,本意是件好事。然而新广告片突出其卖点为“草”,却又让人唏嘘不已。
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